第 9 期

《软埋》是对土改的反攻倒算

《软埋》是对土改的反攻倒算
导语 《软埋》这本书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是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反映,是对我们党领导的土地改革运动的反攻倒算。这篇小说以及其他不好的作品的出现,证明文艺界在贯彻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方面还有很多问题,还很不到位。

对反党反人民的作品不能采取回避的态度

——当前文学倾向问题研讨会纪要

 鸿

为把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落到实处,进一步端正创作导向,促进社会主义文学的健康发展,为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创造良好的文化环境,经老同志提议,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与中国政治学会科学发展与政治和谐专业委员会于4月下旬在京召开当前文学倾向问题研讨会。

中央组织部原部长、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张全景讲话。国防大学原政委赵可铭,中央宣传部研究室原主任刘祖禹,北京大学教授董学文,《文学评论》原副主编曾镇南,红旗文稿杂志社副社长闫玉清,著名民间学者郭松民做重点发言。会议由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刘润为主持。

与会同志认为,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是一篇重要的马克思主义文献,是新形势下发展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指针。在文学领域,《讲话》阐明的马克思主义文艺原则已经成为多数作家积极采取的精神形式,出现了不少像报告文学《塘约道路》那样的好作品。但是,文学领域在贯彻《讲话》精神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有些甚至还是相当严重的。主要表现是:有的单位和部门对《讲话》采取一种虚与周旋的态度。谈学习体会的文章发了不少,座谈会开了不少,采风活动也搞了不少,但是不触及创作导向上存在的问题、作家世界观上存在的问题、党员作家在党性上存在的问题,文学创作上存在的历史虚无主义、抽象人性论的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学习、贯彻《讲话》精神成了一种形象工程,结果是文学界的乱象非但没有得到有力纠正,反而在一些地方、一些方面有愈演愈烈之势。产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三个崛起”论、“文学主体论”等背离党的文艺原则的思潮卷土重来;一些人歪曲鲁迅形象,阉割鲁迅的革命精神,把鲁迅说成是“最大最好的民国范儿”;持不同政见者李泽厚、刘再复等人宣传“告别革命”的文章在某些报纸头版刊发或转载;以《习惯死亡》等小说宣泄对于党、人民群众和社会主义刻骨仇恨的张贤亮,去世之后受到文学界及有关媒体的热烈追捧;以诗歌《杀狗的过程》诋毁党和人民的雷平阳,竟然新当选为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违背《讲话》精神的极端典型当属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的长篇小说《软埋》。小说站在已被消灭的地主阶级立场上,用假造的历史对我党领导、数亿农民参加的土地改革进行了全面清算和控诉。这篇小说的出现,是历史虚无主义在文学领域泛滥的恶果,是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反映。有人认为应当艺术地学术地看待《软埋》,这是不对的,因为它是一篇地地道道的政治小说,这是连别有用心地吹捧它的人都直言不讳的。对于政治小说用艺术的学术的标尺去度量,显然不得要领,是不讲政治的表现,客观上等于保护、纵容了错误的东西,对党和人民十分有害。

与会同志指出,就是这样一篇向党和人民进行血泪控诉的小说,居然是湖北省委宣传部的重点工程,居然能够在中国作协主办的《人民文学》上以显著位置发表,居然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单行本。而一些主流媒体则与外资控制的新媒体相呼应,大肆炒作,并迅速在社会上推红,这是极不正常的。更为严重的是,在广大群众对这篇小说的错误提出批评之后,它竟然还获得“路遥文学奖”,继而受到一些主流媒体和新兴媒体的又一轮热捧。这是向党和人民的公然示威。人们不禁要问,在意识形态领域,话语权究竟掌握在谁手里?习近平同志一再强调在意识形态的大是大非面前,要敢于亮剑,要当战士,不要爱惜自己的羽毛,不要当“开明绅士”,言之谆谆、用心良苦。但是在这篇小说造成极为恶劣社会影响的时候,却不见中国作协、湖北省委宣传部、湖北省作协等有关部门和单位表示任何态度。这些单位和部门的党性何在,职责何在,贯彻《讲话》精神的诚意何在?

一些同志指出,有人不让批评《软埋》,理由是要给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创造良好的文化环境和舆论环境,这是没有根据的。什么叫良好环境?首先必须干净。垃圾堆积,不去打扫,任由其发臭污染;错误思潮畅行无阻,不去批评遏制,任由其搞乱人们的思想,怎么能叫好环境?我们总是说不争论、不炒热。事实上,敌对势力及帮衬敌对势力的势力每天都在向党和人民主动发起“争论”、发起进攻,像《软埋》这类传播错误思潮的东西已经在社会上炒得很热很热。事情闹到这么严重的地步还不让广大党员、群众回击,客观上只能是束缚广大党员、群众的手脚,而助长错误思潮的气焰。这样的事情有一两回还可以,长此以往,就会让广大党员、群众寒心、灰心,怀疑我们党坚持社会主义文艺方向、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诚意,以至产生与党离心离德的情绪。这对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权威,对保障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有百害而无一利。

与会同志指出,在互联网媒体、社交媒体成为人们接受信息主渠道的条件下,文艺领域以至整个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呈现出引发点多、传播面广、参与者众的特点,少数人是管不过来的,必须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打人民战争。要始终坚信广大人民群众是十分热爱党的、坚决拥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对抹黑党和党的历史的东西是深恶痛绝的。要把广大群众参与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积极性保护好,把群众斗争中的非理性倾向引导好,把群众中蕴藏的无穷力量发挥好。只有这样,意识形态工作才能摆脱被动局面,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有关部门的领导同志应当有所作为。

 张全景:《软埋》是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反映

《软埋》这本书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是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反映,是对我们党领导的土地改革运动的反攻倒算。这篇小说以及其他不好的作品的出现,证明文艺界在贯彻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方面还有很多问题,还很不到位。

赵可铭上将:《软埋》是对土改的反攻倒算

长篇小说《软埋》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文艺界的一个典型代表。对它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批评,我觉得十分必要,对于更好地运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和一系列指示统一思想认识,消除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思潮对读者特别是青年读者的思想毒害,一定会起到积极作用。

刘祖禹:《讲话》之后发表《软埋》是极不正常的

《软埋》是一篇不折不扣的为土改翻案的小说。作者站在地主阶级还乡团的立场上,对伟大的土改运动进行恶毒的反攻倒算和秋后算账。为了消除这篇错误的文艺作品对广大群众,尤其是青少年的误导和毒害,必须对其进行严肃的批判。

董学文:为什么“过去的故事”要“反着讲”?——对长篇小说《软埋》的一个质疑

《软埋》是我近年看到的最为露骨地用文学形式对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具体说是对土改——进行诬蔑、反攻倒算和颠覆性的作品。阅读过程中,我脑海里不时地跳出列宁评价俄国作家阿尔卡季·阿韦尔琴科这位愤恨欲狂的白卫分子、《插在革命背上的十二把刀子》小说集作者的一句话:“看一看刻骨的仇恨怎样使这本极有才气的书有些地方写得非常好,有些地方写得非常糟,是很有趣的。”(《列宁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274页。)应该说《软埋》很会编故事,可读性较强,许多人为的虚构情节让人不易看出破绽和马脚,但作者为了一个目标的编造感,依然是明显的。

闫玉清:中国当代文学该传递怎样的精神力量?——兼批方方小说《软埋》中的历史虚无主义

习近平总书记发表《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已经快三年了,人们普遍感觉到,作家们开始以热烈的姿态拥抱现实了,深入生活、深入群众的自觉性也增强了,看待生活与历史的眼光更加客观了。但冷静梳理当前的创作现状,我们还是沉重地发现,总书记讲话中严厉批评的一些文艺弊端依然存在,甚至有烈火烹油之势。可见,更加深入持久地学习宣传贯彻总书记关于文艺的一系列重要精神,还任重道远。

郭松民:必须重视《软埋》现象

《软埋》是一部彻底颠覆土改历史的长篇小说。该书以主人公丁子桃(川东大地主陆子樵的儿媳,原名胡黛云)在土改中经历的遭遇为线索,用梦游十八层地狱为段落细诉出来。整个故事告诉人们她同白毛女相反,旧社会她是人,新社会她是鬼。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的土地改革,就是这样不人道,就是这样残忍地把他们打进了十八层地狱。

《软埋》:一篇颠覆土改的小说

这篇小说与其说是文学作品,不如说是一纸饱含血泪的政治控诉书。怎样看待当年的土地改革,不同的阶级会有不同的感受和结论。事实上,在旧中国,农户总数不到7%的地主、富农占耕地总数的50%以上,而占全国农户57%以上的贫农、雇农仅占耕地总数的14%,地主户均占有耕地是贫雇农的40倍。“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样的社会现实总不能说是人性或人道的吧?基于这个现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第一届全体会议上通过《共同纲领》,决定在农村实行土地改革。

贺卫方“缄口”与《软埋》“下架”

《软埋》停印、电商下架,网友点赞

方方主席,起诉赵上将前,请先回答这五个问题

我与胞兄亲历的“土改”,驳方方《软埋》歪曲历史事实

春林:《软埋》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反党小说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